<button id="f1arh"><mark id="f1arh"></mark></button>
  • <button id="f1arh"></button>
    <button id="f1arh"></button>

  • <tbody id="f1arh"><noscript id="f1arh"></noscript></tbody>
    <button id="f1arh"></button>

    <rp id="f1arh"></rp>
    弄潮“新基建” | 太極股份:發力“新基建” 打造數字中國的底座
    發布時間:2020-04-21 作者: 霍娜 信息化時代


    先是社區疫情防控完全靠紙卡人工,后是復工之后想要進門的萬“碼”奔騰,新冠肺炎疫情讓人們重新審視信息技術在經濟社會中發揮的作用,思考到底需要怎樣的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近日,從中央到地方,政府緊鑼密鼓部署“新基建”。那么在“新基建”背景下,信息技術該如何建設才能真正發揮作用,數據共享應用該有怎樣的水平?如何理解“新基建”的意義與價值,企業在“新基建”窗口期能提供哪些服務,面臨哪些發展路徑與難點?針對上述問題,《中國信息化周報》記者于4月1日獨家采訪了太極計算機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太極股份)總裁呂翊,聽他對“新基建”的認知理解與發展思路娓娓道來。


    “新基建” 長期積累過程中一次順勢而為的加速


    3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強調,要加快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新基建”)進度。新基建包括5G基建、特高壓送配電、城際高速鐵路和城際軌道交通、新能源汽車充電樁、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區別于傳統“基建”,“新基建”主要發力于科技端,內涵更加豐富,涵蓋范圍更廣,更能體現數字經濟特征,能夠更好推動中國經濟轉型升級。


    該如何理解“新基建”政策的出臺?


    疫情對投資、消費、出口這拉動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影響深遠。今年第一季度已經過去,消費、服務業所受影響不必多言。全球疫情形勢嚴峻,又對外貿出口產生了致命的影響。我國何時能真正全面復工、社會完全正常、經濟恢復運行,還不明朗。呂翊認為,國家層面緊鑼密鼓推進“新基建”,一定也有部分原因是出于對今后一段時間經濟形勢的考量。在他看來,“新基建”的提出不是一個突發的、臨時的決定,七大領域是過去也一直在做的事情,這是在長期積累過程中順勢而為的一次加速。


    太極股份作為IT服務領域的“國家隊”,多年來深耕政府和行業數字化建設,引領行業智能應用、助力數字中國建設。呂翊更愿意從數字中國角度來談有關“新基建”的問題。他認為,中國已經進入數字化時代,“新基建”將是數字中國建設的重要支撐。去年的中美貿易摩擦加上今年的疫情,給經濟發展帶來較大的不確定性。國家在這個時候集中強調“新基建”,恰當其時。


    當前,中國的網絡、高速公路、鐵路等基礎設施建設整體水平已取得很大進步?!靶禄ā彼婕捌叽箢I域,有些是跟原來的基礎建設相關,比如特高壓解決的是能源服務與效率的問題;有些不直接相關,像工業互聯網要解決的是制造業如何向更強、更有生產力的方向不斷演進,如何提升中國制造業水平的問題。疫情可能讓全球經濟陷入停滯甚至出現倒退。我國可以趁這段時間修煉內功,等疫情過后實現超越,讓國家軟實力真正趕上去、競爭力真正領先。從這個角度看,國家在這個時間點選擇去做“新基建”、進行這樣的投入和布局是有重大意義的,呂翊強調。


    至于記者提出的“新基建”是否也會帶來重復建設、資源浪費的問題,呂翊表示,由于各地方、各領域理解能力、規劃能力不同,還有實操過程中的問題,可能或多或少會出現相關問題,但不會是主流。我們應該關注的是“新基建”為誰服務和要達到怎樣的目標,把這些問題搞清楚就能克服,甚至杜絕負面現象。


    數據最關鍵 做好數據的生產、聯接、儲存、治理與運營


    當記者問到太極股份在“新基建”七大領域的業務布局時,呂翊介紹,太極股份在這些領域或多或少都有參與:在大數據中心、工業互聯網、5G、人工智能這些IT領域,太極股份是直接深度參與的;在新能源汽車、高速公路和軌道交通、特高壓等領域,其建設也是離不開信息化的。比如太極股份跟國家電網等能源企業已有很長時間的合作,所以在特高壓輸電相關的業務中太極股份也會參與。但他更愿意從另一個維度來講述太極股份的發展布局與角色定位。


    在他看來,更應該從數字中國建設角度來理解“新基建”的主要作用,“新基建”將是中國數字經濟的底座支撐。無論是“新基建”還是數字中國,其實要做的核心動作就是通過泛在的聯接實現對數據資產的有效運用。呂翊介紹,一直以來,太極股份的一個核心觀點是——未來數字世界和數字時代的競爭會變成圍繞數據資產經營能力的競爭。數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他認為,太極股份將持續關注數據產生和運作的整個生命周期中的五個重要層面:一是數據的生產,二是數據的聯接,三是數據的儲存,四是數據的治理,五是數據的運營。在這五個層面,太極股份一直在不斷積累發展。


    第一,數據生產。在這個層面,太極股份有一些行業業務應用,在數字政府、數字企業和數字國防三個領域都有較全的業務覆蓋。特別是在政務領域占據了行業至高點,推動了國家級的互聯網+政務服務體系建設,給各級政府提供云計算和大數據應用服務。這些行業應用是產生數據的重要來源,當然數據來源還有社交數據、電商數據等很多來源??梢韵胂?,科技的不斷進步將產生出愈來愈多的數據,數據的價值將不可限量。


    第二、數據聯接。5G是這個層面最新的核心技術,而結合5G以及其他網絡及信息傳輸技術,并充分借助中國電科的“電科開物”物聯網開放體系架構,太極股份有效地實現了對城域物聯數據以及制造型企業的生產過程數據等海量數據的泛在互聯,大力拓展了政府與企業的可應用數據集合,使得更多的數據擺脫了孤島的桎梏,真正實現了物聯、數聯和眾聯。


    第三,數據儲存。在這個層面,主要體現在大數據中心的建設。太極股份在數據中心的設計、建設和運營服務方面有大量積累和很多的成功案例。2019年,太極股份承擔了很多大型數據中心建設項目,為大數據中心領域發展奠定了比較好的基礎。2020年太極股份將繼續在這一領域發力,持續推動。即便是在按下暫停鍵、工程建設基本處于停頓狀態的一季度仍有合作簽約,也證明了客戶對太極股份的信任。


    第四,數據治理。太極股份有自己核心行業應用能力,可以在獲取數據后實現數據的治理聚合,對于在工業互聯網平臺領域通過邊緣端獲取的工業企業的生產制造數據,在各省市云數據中心獲取的相關政務數據,在城域物聯網獲取的城市物聯數據,都可以實現有效的匯聚與治理。這些數據獲取、清洗、整合的工具、數據治理的平臺,給太極股份帶來了對數據有效治理的核心能力,為后續對數據開展應用和運營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持。


    第五,數據運營,即數據的應用利用和價值實現。繼2018年承擔國家“互聯網+政務服務”平臺,2019年太極股份作為總集成商與騰訊、阿里巴巴、華為等合作伙伴共同實施了國家“互聯網+監管”平臺,提供頂層設計,為國家提供整體服務,是對政務數據面向監管視角的綜合再利用平臺;太極股份的工業互聯網TECO平臺基于工業數據,利用人工智能技術構建模型,做數據應用;太極股份的智慧城市IOC做智慧城市相關數據主題的遠程控制和展示。呂翊把這些統一歸類為是對數據的應用運營。對數據進行再一次的挖掘,發揮數據的價值,還可以產生一些其他的數據衍生服務業務,比如太極股份在交通行業的高速公路的數據,以及貿易便利化業務基于港口和海關的企業海運和通關數據的利用。


    呂翊從數據生產、數據聯接、數據儲存、數據治理和數據運營五個層面,從數據運轉的全生命周期介紹“新基建”背景下的太極股份的布局和業務能力,這五個層面對應七大領域都有交叉,比如5G是物聯網對邊緣端數據獲取和傳輸的重要工具;大數據中心,既包括物理數據中心也包括邏輯層面上的數據匯合治理。呂翊認為,與其縱向上區分界定在七大領域業務布局,不如橫向上從數據資產運轉的五個視圖層面去看,因為我們已經走到數字化時代,各項技術不同行業領域都在深度融合,在做好原有垂直領域業務的格局下,要做好原有業務流程的數字化轉型,從而能橫向拉通,充分運用數據產生業務價值。


    搭建生態 把握核心 做客戶數據運營大管家


    對于“新基建”重要的窗口期,太極股份面臨著難得的機遇,但挑戰更大。呂翊表示,七大領域范圍廣泛,任何一家企業也不可能全覆蓋,大家都面臨取舍。太極股份對工業互聯網和大數據中心兩個領域的投入非常大。2019年太極股份成功發行了10億元的可轉債加速創新業務的投入。未來也將持續投入更多的資金大力促進相關領域業務的發展。


    同時,“新基建”是風口也帶來更多競爭。在數據全生命周期,競爭廠商非常多,無論是傳統IT廠商,還是互聯網廠商,甚至是過去的用戶甲方都在介入發展數字化業務尋找商業機會,競爭會非常激烈。而更大的難點還在于面向數據全生命周期管理與應用的技術投資非常大,成本非常高,且前期投入在短時間內不會有明顯成果、產生收益。


    因此,要弄潮“新基建”,企業必須圍繞數據發揮自己最核心的能力。呂翊認為,誰能擁有數據或者能很好地運營數據,就會在數據產業生態鏈里成為龍頭,吸引更多企業聚焦在專業領域提供各自服務,從而形成多角色共生的產業生態。太極股份要做的就是成為客戶的數據大管家,替政府及企業客戶守好數據、用好數據。過去,太極股份是幫客戶采購設備搭建系統,把每個系統統合起來;現在,太極股份要做的是幫客戶打通系統里的數據,形成聚合,挖掘數據價值和潛力。


    數據的互通共享、強化應用是當前的產業發展焦點所在。在疫情中也出現了大數據作用發揮不足,社區防控靠人工,智慧城市不智慧等問題。在呂翊看來,疫情中出現的這些問題,整體來看還是聯接的問題。因為聯接不通暢,導致沒有可用的數據或者說數據的應用不充分。而之所以聯接不暢,是因為過去的信息化建設思路是解決一個條線、某個領域或者垂直縱向業務的問題,就是所謂的“煙囪式”系統建設導致的信息孤島問題,沒能橫向拉通。體現在這次疫情處置中,并不是信息系統本身存在多大問題,還要思考機制流程的問題,需要建立一種判斷、互動、關聯的機制,才能產生效果。


    在呂翊看來,“新基建”如果還是按以前方式來做,就避免不了重復投資的問題。如果不做橫向數據挖掘和集約化運營,問題會長期存在。所以國家要建設一體化的國家大數據平臺。在這個方向上,太極股份的觀點是,頂層設計上應該是物理分散、邏輯集中的,就像面對疫情國家采取的聯防聯控機制一樣,各垂直領域系統不需要重建,而是要解決如何在數據治理層面有一個橫向打通的指揮體系,打破條塊分割,進行統一規劃。


    做國家大數據平臺,數據安全是重中之中,需要政府認可,所以一些國有企業集團會占優勢,比如太極股份是中國電科控股的高科技企業,會有一定的競爭力。在大的平臺之上,還會需要有一些企業提供專注領域的應用,或者是一些技術工具等,這樣的企業會非常多,形成共生的生態鏈。


    迎接數字化時代,太極股份的策略是橫縱混合發展模式:一方面在橫向上,繼續發揮集成商的優勢,做客戶信任的數據運營大管家,在政務云、政務大數據等領域實現橫向對數據本身的儲備和積累,甚至是運營;另一方面在縱向上,為一些行業領域提供基于數據的智能化解決方案和服務,以數據本身的加工和利用創造商業價值。同時,通過對行業縱深的不斷深化,既可以積累行業客戶的口碑,又可以積累行業的應用數據,對后續橫向做數據運營提供更好基礎和更多機會。如果從平臺運營角度和縱向的業務應用角度看,兩者有矛盾沖突時,太極股份的選擇將是傾向于前者。即便在縱向上,太極股份也不會全覆蓋,而是會選擇自己擅長的核心領域,做到為服務者服務,以開放的心態與其他生態伙伴合作。


    未來企業的核心競爭力就是對生態的領導力。未來的生態龍頭企業要么是本身能夠產生很多的數據,要么是對數據有運營權利和運營能力。在生產數據方面,騰訊的優勢在社交數據領域,阿里的優勢在大眾交易數據領域,太極股份的優勢則是在政務公共服務和企業生產管理數據領域。企業能夠做到基于平臺提供數據服務,也就是具有數據資產發掘變現的能力,運營數據生產價值,必將是至關重要的競爭力。


    簡而言之,面對數字化未來,太極股份要以現有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云與數據服務、行業智能應用等業務為基礎,發力“新基建”,面向數據生產、數據聯接、數據儲存、數據治理和數據運營的全生命周期,支撐打造未來社會的數字底座,做好政企客戶數據的運營商,為數字中國貢獻太極力量。



    電話:010-57702888

    郵箱:taiji@mail.taiji.com.cn

    點擊
    留言
    中国裸体丰满女人艺术照,日本亚洲欧美综合在线,欧美大胆人人本艺术西西,国内偷拍高清精品免费视频